汽车行业大拐点:“活下去”成唯一目标

燃油车更新排放标准导致销量下滑,新能源车后继乏力、补贴减少,自主品牌利润腰斩。2019年,中国汽车产业来到了从未经历过的大拐点。

文/ 郑 栾

《商界》记者调查发现,无论是车企内部还是4S店等主要渠道,“活下去”已经成为行业内今年乃至未来几年的共同目标。

燃油车更新排放标准,新能源汽车补贴下降,各家上市车企利润出现大幅下滑,渠道库存系数居高不下,整个行业面临着巨大的下行压力。

以1984年中德合资成立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为端,中国的乘用车制造业经历了30多年从无到有的高速奔跑,到2017年达到2471.83万辆的销量顶峰,并在此后进入了下行通道。

这是年轻的中国汽车产业从未经历过的,也是汽车行业从业者们从未经历过的。

根据国家发改委透露的汽车等制造业开放时间步骤,汽车行业将分类型实行过渡期开放,2018年取消专用车、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;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;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。

作为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,从政策和企业到渠道和产品,汽车产业链条上的每一环都面临着不确定性。这种不确定性汇聚成的风暴,可能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巨大的影响。

“换挡”的燃油车

摄影师刘哲最近想买辆车。

他看中了蔚来的外观,但询问了几个朋友的后,得到的都是反对意见:江淮代工、技术不成熟、有自燃案例……他又在网上搜索了特斯拉等纯电动汽车的资料,充换电和续航里程还是让他打了退堂鼓。

尽管新能源汽车普及的时间表上,燃油车退出市场还有好几年,但刘哲总觉得买了燃油车以后会很麻烦。他又看了几款混动车,但价格的差距让他心生顾虑。

刘哲最后放弃了买车的念头,决定等过几年结婚生子,私家车成为刚需时再出手。

就在刘哲放弃买车几天后,他的朋友冯杨天“喜提”一辆捷豹F-TYPE双门轿跑车。这款官方指导价58万元的车,冯杨天只花了40万出头,这几乎相当于二手车的价格了。

冯杨天告诉记者,这是一辆“国五”( 国家第五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,以下简称“国五”)车,早在他购买之前两个月,这辆车就已经“完成”交易,开好销售发票并上好了牌照。

根据上海市的相关规定,一台“国五”新车想要注册登记沪牌,必须在今年7月1日前完成发票开具,否则就只能上外地牌照。

“国五”换“国六”,是今年汽车销售们最头疼的事情。

2016年底,国家生态环境部对外发布《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(中国第六阶段)》。文件中明确指出自2020年7月1日起,所有销售和注册登记的轻型汽车应符合该标准要求。

“国五”标准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实施的时间是2018年1月1日,到2020年7月1日,“国五”与“国六”标准之间的官方间隔只有30个月。

事实上,全国很多城市都像上海一样提前执行了“国六”标准。

根据国务院发布的《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》《柴油货车污染治理攻坚战行动计划》等文件,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山西、山东、河南、上海、江苏、 浙江、安徽、陕西、内蒙古部分城市、广东、重庆、四川、海南等省市及自治区,都在今年提前进入了“国六”时代。

这也就意味着,上述地区的汽车渠道,必须要在Deadline之前把所有“国五”库存车售出。路虎、捷豹、凯迪拉克和阿尔法罗密欧等小众豪华品牌,由于流通性稍差,面临着最大的去库存压力,今年上半年甚至出现了“七折虎八折豹、五六折的阿尔法罗密欧”的情况。

从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公布的汽车经销商库存系数(汽车行业常用指标,其基本公式是用期末整车库存除以当期销售额)可以看出,就在“国六”标准提前执行的6月份,整个行业的库存指数终于再次降到了1.5的警戒线以下。

2018年1月至今,该系数只有两个月处在警戒线以下,去年更是全年“超标”,可以想见近两年的汽车行业是多么艰难。

燃油车“换挡难行”,电动汽车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

扶不起的新能源

本该踩下油门往坡上冲刺的新能源汽车,因为退补贴政策踩下一脚急刹车。

2019年3月26日,财政部、工信部、科技部和发展改革委联合发布的《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》宣布,自今年6月26日起,新能源汽车国家补贴减半,并取消地方政府补贴。

退补政策开始执行的7、8月份,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分别下降4.7% 和15.8%。

中国的新能源补贴始于2009年。当年,国家下发《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》文件,首次提出新能源汽车发展目标,并启动国家节能和新能源汽车示范工程,由中央财政安排资金给予补贴。

由于新能源汽车产业在全球来说,发展尚不成熟,不具备规模效应和经济性,所以行业依赖政策补贴,一直是各国的通行法则。有数据显示,仅在2013年-2017年的5年内,中国对新能源汽车销售直接补贴总额达到150亿美元。

但近几年来,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迅速,一些问题也随之显现。有些企业为了补贴而造车,忽视产品的技术研发和商业化落地,“PPT造车”屡见不鲜。

以蔚来、小鹏、威马等品牌为代表的新造车势力,在2018年轰轰烈烈地展开交付竞赛,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公开放话要交付1万辆,但根据一份由保险数据整理的销量来看,小鹏汽车最终的交付数量离1万辆相距甚远。

进入2019年后,新造车势力更是麻烦缠身。

蔚来多次出现车辆自燃的情况,今年总共卖掉的1万多辆车中,有近5000辆因为电池问题被召回。量产不顺和高昂的成本也让这家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十分尴尬。

蔚来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,2019Q2公司净亏损4.79亿美元,仅实现营收2.2亿美元。更致命的是,本季末蔚来在银行的存款只有5.03亿美元,大概只够亏三个多月了。

为了“减负”,蔚来已经解雇了至少2000名员工,关闭了位于硅谷的一家办事处,卖掉了自己的Formula E赛车队,也放弃了自建工厂的计划。

蔚来的竞争对手小鹏过得也不清静。

在今年7月份正式上市了2020款G3,补贴后售价为14.38万-19.68万元,与2019款G3新老款同售。2020款G3拥有比老款G3更长的续航里程,但部分车型售价比老款G3售价更低,引发了众多消费者不满。

要知道,蔚来和小鹏已经属于新造车势力的第一梯队。由此可见,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一点都不乐观。

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,今年前8个月,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79.9万辆和79.3万辆,销量在乘用车总销量中占比不到6%。这其中,A级车及以下车型占87%以上。

记者咨询了几位行业相关人士得知,插电混动车的售价普遍比同车型的燃油版贵数万元,这一部分的购车成本要开好几年才省得出来,对一般消费者吸引力不大。纯电动车型大部分都被用做网约车和出租车,私家车很少。退补贴政策出台后,确实对这一块市场影响很大。

其中一位网约车司机告诉记者:“纯电动之前有补贴嘛,十多万就可以落地,跑网约车的利润空间比燃油车大很多,而且新能源牌照不限行。续航这块的话,早上开出来,中午充电的时候吃饭,晚饭点刚好再充一次,基本能满足一天的续航。”

纯电动完美匹配了网约车的使用场景,可以做到扬长避短。而一些城市也看到了这一趋势,出台了鼓励纯电动车的停车收费减免、不限行不限号等相关政策,并大规模落地充电站。

目前,包括深圳、东莞、大连、沈阳等城市已经出台明确规定,新增网约车必须为纯电动。

双重压力下,自主品牌车企受到了不小的压力。

差钱的车企,富有的恒大

记者走访了重庆汽博中心附近的数家4S店后发现,目前市场上,日系合资品牌的中档车和德系品牌的豪华车更受消费者青睐。

宏观数据也印证了记者调查的结果——今年前8个月,自主品牌乘用车共销售517.8万辆,同比下降19.5%,占乘用车销售总量的38.9%,比上年同期下降3.5个百分点。

在几家自主品牌的半年财报中,净利润下滑的幅度令人咋舌。

吉利汽车上半年净利润40.09亿元,同比下滑40%;长城汽车上半年净利润为15.17亿元,同比下滑58.95%;长安汽车上半年净利润-22.4亿元,同比下滑239.2%,亏损幅度创下历史新高。

一位4S店一线销售人员向记者透露,自主品牌销量下滑的有多个方面的原因:

首先是自主品牌带起的SUV热逐渐消退,以哈弗为代表的自主品牌SUV销量出现下滑;其次是合资车和进口车价格的下探,也让自主品牌的性价比优势不再明显;最后是一二线城市的汽车市场趋于饱和,很多人在选择换车或者购置第二辆车时不再考虑自主品牌。

自主品牌的差钱和焦虑写在了脸上。

与往年相比,今年的车企发债队伍十分庞大,除了“常客”比亚迪外,今年年初,长城汽车注册了40亿元的发债额度,目前已使用20亿元;而前两年同期并未发债的吉利,也在今年发行了60亿元的债券。甚至连十余年没有发行过债券的龙头老大上汽集团,也计划发债200亿元。

据第三方平台wind的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8月中,国内车企发债总额已达664亿元,超过去年全年的发债总额660亿元。

进入下半年后,吉利、长城、上汽等多家企业宣布下调全年销量目标。

长安汽车9月26日晚间公告,宣布与福特汽车公司在重庆签署深化战略合作协议,并发布长安福特加速计划。

根据计划,未来三年,长安福特将投放至少18款新车型,首款林肯品牌SUV车型年内在长安福特投产,明年全新福特探险者也将进行国产;加速针对中国客户的产品研发和测试能力,成立长安福特研究院;加速福特品牌和林肯品牌新车型的国产化进程,并为未来新能源车型国产化做准备。

长城汽车高级副总裁李瑞峰则表示,要由原来单一追求销量,转向对全价值链的深度挖掘。

在车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时候,“闯入者”恒大正挥舞着钞票到处买买买。

9月11日,许家印率高管团队赴法兰克福车展,考察世界顶级汽车工程技术公司和零部件供应商。

回国之后,许家印马上在深圳恒大总部举行了签约仪式。根据计划,恒大将携手FEV集团、德国EDAG集团、奥地利AVL集团等多家汽车工程技术领域龙头企业,同步研发15款新车型,覆盖顶级型、超豪华型、豪华型、尊享型、舒适型、经典型等全系列产品。

2019年以来,恒大先是9.3亿美元入主NEVS,又以10.6亿元收购卡耐新能源58%的股权,随后以1.5亿美元入主与柯尼塞格的合资企业。

除了并购和合作,恒大也在积极布局其生产基地。有媒体统计,仅2019年,恒大汽车业务板块公司就拿了736万平方米土地,其中有约338万平方米属于住宅或商业用地,这些地块分布在在广州、上海、天津、沈阳等城市。

因此也有质疑的声音,恒大布局汽车是否是为了圈地?

今年6月底,恒大在天津工厂下线了国能93这款车型。国能93并不对公众销售,在恒大内部,这款车的“纪念意义”也甚过实际销售意义。但至少,恒大已经小小地展露了一下自己的实力。

一位汽车行业专家告诉《商界》记者,恒大的造车蓝图很宏大,但目前来看还缺乏清晰的规划和路径,以汽车行业一百年的发展经验来看,造车这件事需要长期的技术积累,很难靠买来实现。

但恒大现在能做的,也只有加大力度的买买买。

恒大会不会在国内并购一家有整车制造能力的车企?除了恒大,是否会有更多转型心切的房企切入新能源汽车产业?这些事件发生的概率恐怕都不小。

汽车销售极为看重“金九银十”,如果在这两个月里,汽车市场没有爆发出足够的潜力,那么对中国的汽车产业而言,2019年将会是全军溃败的一年。


相关:

拍摄《功夫》时,冯小刚走神说错台词在上个世纪的香港娱乐圈,周星驰可谓是喜剧界的代表人物,不论是做导演还是做演员,他都能让自己的作品成为经典,说他开创了一个喜剧时代也不为过。在中国内地,喜剧电影市场也在飞速发展,知名的实力派喜剧演员也..

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将率团赴京出席国庆活动文汇网讯 据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公报消息,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将于明日(九月三十日)率领由香港各界人士组成、成员超过240人的代表团前赴北京,参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活动。林郑月娥十月一日黄昏经深圳..

地方医保增补目录废止倒计时:限时3年,收回省级调整权限文 | AI财经社健识局 陈广晶编 | AI财经社健识局 严冬雪本文来源于AI财经社旗下医疗大健康品牌“健识局”,未经许可,严禁转载医保增补目录废止时间表来了。据行业媒体报道,9月26日国家医保局在武汉召开的..